湖南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湖南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1 18:46:2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鉴于2016年的那次总统大选之前,特朗普也是一直在各家民调上都表现较差,落后于当时与他竞争总统的希拉里,却最终在大选日当天成功反杀,靠在“选举人票”上的优势赢得了总统宝座,所以CNN的分析人员虽然难掩对于拜登全面领先的兴奋,却也在文章最后表示自己“并没有在预测什么”,甚至强调在新冠肺炎疫情和席卷美国全国的抗议和暴乱之下,什么还都有可能发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专家简介(按姓氏拼音顺序排名)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而言之,警察致弗洛伊德死亡,直接激发了黑人内心深处对历史上遭受歧视的深层次记忆,现实生活中遭受不良待遇也强化了这种悲惨记忆。再加上现在美国国内社会高度分裂,白人与黑人以及其他族裔之间族群对立严重,这使得当前种族骚乱的规模和影响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种族矛盾是美国一种痼疾,而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整个社会向右转,导致美国社会中种族歧视进一步泛滥。特朗普可能是这几届政府里和黑人最疏远的一任总统,再加上疫情,就可能使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很大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长远来看,从弗洛伊德之死到随后爆发的大规模抗议运动,整个事件对于美国的族裔问题有何影响?能够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一样带来进步性的后果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这次美国黑人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引发抗议浪潮,整个事件升级速度之快,波及范围之广都让很多人感到意外。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这场抗议浪潮无疑又给今年的美国大选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因素,您怎么评估这一事件对大选的影响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是继1976年的吉米·卡特后,第一个在5月的每个民调上都领先于现任总统的挑战者。而卡特则顺利赢得了1976年的大选”,CNN的分析人员写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成昊:首先,这个问题是因黑人而起,反映了美国长期以来的族裔矛盾问题。我们知道,2017年夏洛茨维尔也反映出了族裔冲突。所以这次很多隐藏的问题被这个事件给挑起来了。第二个原因,在当前疫情之下族裔矛盾的问题其实是尤为突出的。因为我们看到非洲裔美国人实际上在面对疫情时是更加脆弱的,他们患病率和病死率都是比较高的。这其实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非洲裔美国人,甚至包括拉美裔,他们在美国社会里的地位还是不够高。尤其他们的生活状况、经济条件是比较差的。在疫情背景下,他们生活上的艰苦、贫富差距体现得更加明显,他们其实蒙受了更大的损失。所以,疫情加族裔冲突,这起事件一下子就把他们这种情绪给点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